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15-Apr-09 | 大千世界 | (160 Reads)

城大的民主牆上,有同學把王丹在明報發表的《就六四問題做出的幾個澄清--致部分不了解真相的香港大學生》貼了出來。

有同學卻在標題下寫了幾個大字:請不要冒充王丹

20090415108

(手機上的相機不太好,所以比較模糊,請見諒)

我覺得這句話實在可勘玩味。質疑作者不是王丹,我琢磨琢磨,發現其原因可分為兩種:

一是質疑者乃王丹的擁護者,他可能覺得該文水平不高,因而不願相信那是出自王丹之手。

二是質疑者乃王丹的反對者,他可能覺得該文水平太高,同樣不可能出自王丹之手。

當然還可以有第三種情況:質疑者就是王丹本人。但這種可能性基本不存在。

雖然貼文者可以做得更好一點,就是註明出處。但在資訊發達的今天,要查證這篇文章是否出自王丹並非難事,在yahoo或者google搜尋一下標題就能找到。在yahoo新聞sina新聞上的雖然不是完整版(完整版在這裡),但都顯示是來自明報,作者王丹。當然也可以懷疑明報作假,如果你那麼在意,那就進一步查證唄,要是丫能證明作者其實是彭丹那更好不過。有這種查證的精神,許多事實都會呈現在眼前,可以免除許多沒必要的爭論。

然而,質疑者不經查證就叫人不要冒充王丹,就鬧出了笑話。你以為王丹是金正日同志,有很多分身啊?

在文中,還有人指出中國政府當年有接見「穿著睡衣的學生」(原話)。看那張紙的模樣,應該和前面說「請不要冒充王丹」的是同一個人,當然我無法確定,因為沒有留下學生證號碼(已經違反了民主牆留言的規定)。

20090415109

(同樣是相機問題)

其實王丹在文中並沒有說中國政府完全沒有接見過示威的學生。李鵬接見學生領袖的片子我也看過,但當時學生穿的不是睡衣吧。明明他們在打點滴,穿的是醫院的病號服。當一個人連睡衣和病號服都分不清的時候,還敢說你已經了解了當時的情況?

誇大學生的錯,用學生的錯來為當時的政府辯護的人請參考程翔的意見

(寫這篇文章,我已經做好blog被GFW的準備,如果果真被GFW了,請大陸的朋友用proxy繼續訪問本blog,或用google reader訂閱)

[tags]王丹,六四,城大[/tags]

Technorati : , ,


陳牛 | 14-Apr-09 | 大千世界 | (116 Reads)

可愛的三表哥向來對互聯網沒有好感,雖然他自己就從互聯網上獲得了很多。早前三表哥就是「互聯網讓人變蠢論」的支持者,現在google中國推出音樂搜索,三表哥又忍不住憤怒了,他說google在作惡。他認為互聯網殺死了音樂。

認為音樂已經或者正在死去的人,並不少見。大多數人提出的論據就是唱片的銷售量減少了,三表哥不同,三表哥的論據是能刺激他寫樂評的東西越來越少了,以他自身的體會來證明音樂之死--很不幸,三表哥的意識比較超前,在互聯網尚未像現在這樣發達時他已經感覺到沒辦法再寫樂評了。文壇不會因為哪個作家再也不寫小說而垮掉,樂壇也不會因為哪個歌手再也不唱歌而倒掉,自然也更不會因為三表哥再也沒有感覺寫樂評而死亡。就算全世界的樂評人都不再寫樂評了,那也有一種可能是沒有人再愛看樂評了,跟音樂本身好不好沒有必然的關係。而事實當然不是如此,現在寫樂評的肯定比三表哥風光的年代更多了,而且當中肯定不乏比三表哥寫得好的。可憐的三表哥還在做自己的夢,以為樂評人是很牛逼的職業呢(注1)。

全球的唱片業是否在萎縮,這一點不作論述了;全球唱片業之萎縮是否完全是互聯網之過,也不作論述了。就算前兩道問題的答案都是肯定的,那也只是說明流行樂壇沒以前那麼好混了。當然你也可以說流行樂壇比以前更好混了,因為連傅穎都沒有被市場淘汰。三表哥卻說現在的唱片工業是「經歷了七十多年搭建起來的嚴謹、周密、科學、系統的唱片工業」。如果它的嚴謹、周密、科學、系統就表現在連傅穎也不會被淘汰,那必須承認這個樂壇真夠他媽的嚴謹、周密、科學和系統;但是如果它真那麼嚴謹、那麼周密、那麼科學、那麼系統,又怎麼會那麼容易被新興的互聯網擊垮呢?

歷史上,中國有很多知識分子提出要回到堯舜時代,因為他們意識不到社會是在進步的,古人茹毛飲血、衣不蔽體,難道我們要回到那樣的時代?同樣,三表哥意識不到音樂是在進步的。三表哥雖然在感嘆已經沒有新的音樂出現了,但他卻總是因為個人的愛好而否定新的音樂,遠的不說,周杰倫的音樂在華人樂壇來說肯定夠新的了也賣得好,但在三表哥眼中只是垃圾。所以如果音樂已死這個命題成立,那也只是三表哥喜歡的音樂已死而已。所以三表哥要討論的應該是:甚麼才是好的音樂?

三表哥喜歡的才叫好音樂?賣得好就叫好音樂?前者當然是瞎扯蛋,至於後者,我能說的是:好音樂的產生不須依賴商業,也不須通過商業價值才能體現出來。一個偉大的作家從來不會把自己作品的好壞歸咎於有沒有人買,所以我實在不能相信,google音樂搜索會摧毀音樂。就算未來做音樂真的一分錢也得不到(其實我並不相信會如此),也仍然會有人創作出好音樂。因為創作的根本是靈感是衝動,不是利益。難道你會認為貝多芬、莫札特等人創作出傳世的音樂,是因為當時沒有google音樂搜索,沒有mp3,沒有ipod?

說說題外話。許多香港電影人總喜歡說上世紀八九十年代是香港電影的黃金時代,一年有幾百部電影出產。問題是,這麼多電影中,有多少是趕著拍出來的垃圾,有多少才是真正的經典?所以「黃金時代」只是說那時的電影人確實賺了很多黃金。現時的電影人,與其抱怨香港人不支持本土電影,不如反思一下自己都把電影拍成甚麼樣了;如果拍電影只是為了賺錢,那只能說你有點生不逢時,隨隨便便拍一部電影就能賺錢的黃金時代確實已經過了。其實唱片業比電影業更糟糕,至少爛電影比以前少了,但爛唱片呢?一年比一年多吧。

其實三表哥對互聯網的反感是可以理解的,因為他既是傳媒人又是樂評人,他賴以生存的報紙業和唱片業都正在遭受互聯網的挑戰。No country for old man,如果三表哥不寫blog,只在三聯寫稿子,可能也快被淘汰掉了,儘管他的確有才華。

注1:「但我跟你不一样,你看到的是局部,我看到的是整体,我放眼世界,要不你怎么做不了乐评人呢,差别就在这里。」(不許聯想:《也是作惡》)

Technorati : ,


陳牛 | 11-Apr-09 | 大千世界 | (275 Reads)

當初在facebook上一看到「你是龍懷騫嗎?」這個應用,便在ping.fm上說製作這個東西的很不應該,沒想到經sidekick跟進後,引起了不小的反響。

失明不等於智障

龍懷騫的那個「我熱愛生命」廣告,是一個非常糟糕的廣告。失明被人誤當成智障,此廣告的製作人實在要負上些責任。為甚麼「熱愛生命」的廣告會被人曲解成「恥笑生命」?製作人,好好反思下吧。

youtube有個45秒版的「我熱愛生命」:

這個45秒的版本略好一點,至少可以看出龍懷騫一開始便「手舞足蹈」並不是「情難自禁」的表現,而只是在扮某種動物拍翅的動作,是十分正常的行為,但在電視上看到的那個版本就極容易讓人誤會。如果不是借助互聯網,誰知道龍懷騫是誰?誰又知道她除了少了點光明,其實和普通人無異?

至於「冇電視個隻就系日頭,做緊成龍個隻就系夜晚」,陳某也實在不知道這句話如何表現出了「你的日子如何,你的力量也必如何」。製作人大概以為這句話相當精闢吧。老子最討厭這些故作深沉卻不知所謂的東西。生命本來就很簡單,而且還有個活生生的人在那裡用心表現著生命,難道就不能用簡單一點的語言嗎?

現在我們知道龍懷騫並不是智障,那麼,是不是智障就應該被恥笑?

沒有人應該被恥笑

其實youtube上時有恥笑智障人士的短片出現,之前就有一個在地鐵上又唱又跳的學生被人拍了片被擺上youtube進行恥笑。

智障固然是一種缺陷,但如果一件事本來就沒有選擇的權利,全是上帝的錯,那究竟恥笑的是甚麼?恥笑高高在上的上帝?香港人的恥笑文化,根源於香港人的自我優越感,和對異類的接受力低。世上沒有完美的人,老實說,很多表面上沒有缺陷的人在智商上的表現並不比那些智障人士要高明。沒有人應該被恥笑,除了自以為是的人。

而且,往往是那些有殘缺的人能表現出常人所不具備的能耐。你有完整無缺的身體,但在芸芸眾生中也只是普普通通的一人,你究竟憑甚麼恥笑人呢?請把你所有的力量都用來恥笑無能的政府--他們的無能不是天生的!

相關閱讀:

sidekick:《過分

[tags]龍懷騫[/tags]


Previo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