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23-Dec-08 | 大千世界 | (300 Reads)

很久以前,不知有多久,妹妹說香港死了。說過香港已死的人不止妹妹,但我只記得她說過。香港之死,固然有很多原因可查,其中一項應該就是香港人一直引以為傲的制度。

明愛醫院這件事,死的不是一個人,是一群人。

許多影視作品裡,男主角親自抱著中槍的女主角直奔醫院的橋段,原來在現實中會「害死」女主角。到了醫院門口卻求醫無門,沒有比這更荒謬的事。我們仍然活著的意義,我希望是救活香港,但原來只是需要我們看著香港一天天如何地死去。所以不要慶幸我們仍活著,這是一件更殘忍的事。

十全大補酒能滋陰壯陽,喝多了也會致命。我不知道,究竟是人心死於制度,還是制度死於人心。

[tags]明愛醫院,制度[/tags]

Technorati : ,


陳牛 | 21-Dec-08 | 大千世界 | (223 Reads)

一直被定性為「改革」的改革開放,在它進行了三十年後被胡總重新定位為「偉大革命」。那它究竟是改革還是革命?

如果說改革開放是一場革命,那麼一百多年前的洋務運動、戊戍變法和晚清改革也都算是革命,而且戊戍變法和晚清改革比目前這場改革更徹底,層面更廣。如果它們和改革開放有甚麼不同,我想,最主要的不同是,滿清沒有足夠的時間去證明那些都是「偉大革命」而已。我們現在站在歷史的高度去俯視滿清最後的那幾場改革,都說那是統治者維護統治的手段,那麼,改革開放又何嘗不是?

雖然這場改革只涉及經濟,但既然說是「革命」,那便不要再說甚麼「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這種說法證明的是這只是一場改革,只是在「社會主義」前面加上「具有中國特色」而已。所以胡總嘴中的「革命」,我只能理解為中共高層第一次坦白中國現在已經是資本主義社會了。

對於一場只進行了三十年而且仍在進行中的事業,需要如此急切地進行紀念嗎?依我看,更需要大規模紀念的是「文化革命」,因為那場「偉大革命」整死了實在太多人,而新生代正在或者已經忘記那一場浩劫了,總有一天那十年歷史就會變成一片空白。所以改革開放最偉大的是讓人忘記之前的那一場更偉大的革命,而這卻是這個民族的可悲之處。

大陸同胞歌頌改革開放三十年尚可理解,因為他們是受益者;而我不明白的是,香港為何也有很多人在歌頌。當我在母校的網頁上看到學弟妹為改革開放三十年徵文比賽寫的作文,我只能懷疑自己是否回到了大陸,而不該懷疑文中流露的情感是否真切。我在大陸讀小學時,也曾寫過類似的作文,還獲得當時一個作文比賽二等獎,但我想,如果一個人立志在寫作上有所成就,那至少實在不能算是一件成就。

從此,革命還是改革,不必再作爭論了,只是一套政治說辭而已。

[tags]革命,改革,改革開放[/tags]

Technorati : , ,


陳牛 | 17-Dec-08 | 大千世界 | (363 Reads)

不得不懷疑《地球停轉日》(The Day the Earth Stood Still)是為奧巴馬拍的。2008年,除了奧巴馬,這部片子的主角是說「change」最多的人。

我怎麼看著女主角有點像妹妹呢,尤其是嘴角的痣--好久沒端詳過她的嘴,印象開始模糊了,我也不敢肯定有沒有記錯。同行的朋友看完電影老在批評這電影不好看,而我總是反駁說好看。我產生了和朋友截然不同的看法,多少是受了女主角的影響,就是我把人家幻想成了妹妹。這不是件光彩的事,因為這會讓人覺得我有很嚴重的幻想癥。

最好笑的是,原來上一代的外星人考察員是一名中國人,但新一代外星人的中國話卻發音不準。

在情節上,這電影確實表現不佳,我沒有看過原著,所以不知道是否原著的問題。

上一代外星人的考察報告是人類具有毀滅性,但他又愛人類,甚至願與人類同死,那即是說人類也有可愛之處,既然如此,老外星人為何不爭取挽救人類?何必把問題留到新一代外星人到來?

而新一代的外星人也很沒譜,人家老外星人在地球考察了幾十年的結論不聽,反倒在短時間內便輕易被一個女科學家給說服了。可見女科學家長得漂亮一點也是有好處的,誰再說紅顏禍水我跟誰急。雖然他聽完報告是立即開啟了毀滅程序,但女科學家努力釋放荷爾蒙最後終於有所回報,他還是把毀滅程序關閉了。所以,我感覺,外星人無論作出毀滅人類的決定還是停止毀滅,都非常兒戲,非常衝動,不像是高智慧生物,倒像人類中善變的女性。總之,外星人來一趟地球,都是瞎折騰。

當然,人類更愚蠢,明明已見識過外星機器人的厲害,人類的武器根本無效,還好意思派兩架飛機去攻擊,這種自取滅亡的行為連以卵擊石都算不上。人類最愚蠢的是明知對方的文明要比自己高不知多少,還要保持「萬物之靈」一貫傲慢的態度。研究外星人構造這種想法很有趣,我們不被他們捉去研究已經萬事大吉了。

從電影上,還真看不出人類的愚蠢有得救。不用勞煩外星人駕駛著龍珠千里迢迢趕來,地球人有能力有信心自行毀滅。

Technorati : ,


陳牛 | 16-Dec-08 | 大千世界 | (767 Reads)

倪震的引咎分手,讓很多人替周慧敏嗟嘆「二十年的青春啊」,後面再加一句「就這樣浪費了」。

這就引發了如何看待青春的問題。這個問題可分為兩個方面:第一是如何看待別人的青春。我的看法是,替別人嗟嘆青春,是比較浪費青春的做法,因為只有自己本身才有資格評價自己的青春,除非你的年紀已經到了與蕭若元或蔡瀾相若,那便任你去嗟嘆吧,你已沒有自己的青春好浪費,只好替人嗟嘆了。事實上,嗟嘆歲月是每個無所事事的老人都會做的事情,或者應該說那是忙碌了一生的老人好不容易贏得的一點點福利,假如你還不夠老,便不要透支了你未來的福利--有可能引發金融海嘯。

第二是如何看待自己的青春,這才是問題之所在。

顯然,那些嗟嘆周慧敏浪費了二十年青春的人,他們的判斷是基於青春必須換來結果這樣的看法,也就是必須把倪震變成自己一生的男人才能體現周慧敏二十年青春的價值。可青春唯一能換來的結果是衰老。所以,把青春用在自己確實想做的事情上,不管結果如何,那就是對青春最負責的態度了。和自己愛的人做足情人二十年,又怎會是浪費?而陳某活至二十幾歲的今天,青春正燃燒得旺,可我的愛情卻還沒有著落,能用上二十年時光去守候的愛情更不知到何處去找,我的青春只換來早上的一柱擎天,我才正在浪費著青春呢。當然,人生的精彩不只在於愛情--如此積極的話怎麼可能是我說出來的--所以後面還要加上一句:還在於做愛。

說到做愛,它的性質和青春是一樣的,只要做了便有價值,它只在乎過程,不在於結果。這世上其實很多事情都是貴在過程而非結果的,而且很多人都懂得這個道理,只是到了愛情這事兒上,很多人的態度就變了。愛情格言「不在乎天長地久,只在乎曾經擁有」,「天長地久」是結果是一張結婚證(事實上結婚證也保不了天長地久),「曾經擁有」就是過程。

以我的人生閱歷,這世上大概只有兩件事是只重結果的,那就是賭博和考試(事實上,考試也算是一種賭博;而對於一些賭徒來說,賭博也是一種考試。)所以,別拿青春賭明天,何不瀟灑走一回。

關於倪周分手的事,有一種看法是他們並未真正分手,只是趁機把戀情轉為地下(假如真是這樣,我這樣戳穿他們就很不對了)。但不論如何,不影響我對青春的看法。青春沒有浪費,只有虛度。

[tags]青春,倪震,周慧敏[/tags]

Technorati : , ,


陳牛 | 11-Dec-08 | 大千世界 | (243 Reads)

我做成了一件事,夢中人走過來和我接吻,然後她說:「你真勇敢。」

我們繼續接吻。

「你不要相信我們正在做的事,因為這是一個夢。」正當我感到沮喪時,她又說:「我還是要告訴你,這不是夢。」

這個夢奇怪的地方是,一個夢中的人居然自覺身處夢境,甚至懂得欺騙同樣身處夢中的人那不是場夢。假如我們稱為「現實世界」的這個世界果真是上帝的一場夢,那麼當我們在懷疑人生是否一場夢時,上帝會否和我一樣驚訝?

我知道夢中人是誰,她的臉那樣清晰,但我不會告訴你們。

無論夢中人是誰,在夢中,她已經不是她,真正驅動她的是我的潛意識。大概是在接吻的那時,我的潛意識復甦過來,然後通過她來說出那是一場夢;然而我的潛意識顯然又不願意接受那是場夢,她又馬上改變了說法欺騙了他。她和他,其實都是我。

那一場接吻的夢,是我正在和我作戰。一個知道事實的我,和一個沉浸於夢中的我。

[tags]夢[/tags]

Technorati :


陳牛 | 10-Dec-08 | 大千世界 | (197 Reads)

語法學失敗的地方在於:在學它之前,我認為語法是非常必要、非常美好的,甚至是神聖不可侵犯的;學了之後,我認為語法這東西在很多時候相當無聊,無聊的同時更嚴重地影響了我們的新陳代謝。而這恐怕不僅是我一個人的看法,也不是一小撮人的看法。

這不能全怪我們今年的漢語老師,儘管她的確在展示語法學無聊這一方面做出了驕人的成績。但語法學本身已具備無聊的特性,不是傳道授業者賦予它的。

語法不是天生的,而是語言發展了很長時間之後由後人所歸納出來的規律,然後定成了規則好讓人去跟隨,以維持其規律性。很多人對語法的偏執是因為他們認為語言之美正在於其有規可循,有偽語言學者(比如曹景行)甚至認為只有國家標準語的規則才能使語言產生美感,方言寫出來則毫無美感可言,就差沒說方言都是大便。但我認為語法的真正作用在於確保傳意的效率,而完全被語法框住的語言永遠不會產生美感。如果只需要達到一個較高的傳意效率,現今的語法學顯然有些太過了,而且把時間花在概念的爭論上,是很沒效率的一件事。我覺得「為賦新辭強說愁」這句詩最適合用來形容某些語法學家了。

最討人厭的一種說法是,某某句子是否合法。沒錯,「合法」一詞可解為「合乎語法」,但這個詞在現代漢語中最常見的語義是「合乎法律」,所以別怪我太幼稚,我一看到這種說法就會想到,語法學是否也有法官,也有警察,然後一個人若是寫了太多不「合法」的句子會不會被槍斃。

無規矩不成方圓,但依靠規和矩,只能畫出方和圓,卻畫不出蒙娜麗莎的微笑。

我的觀點不是語言必須是文學的。我的觀點是:語言如果只是一種交流的工具,那麼過於複雜的語法學是脫離實際的,對改善這項工具並無太大的幫助;而如果語言是為文學服務的,也就是說它必須具有美感的話,語法學也無助於提升語言的美感,甚至起到相反的效果。

[tags]漢語,語法[/tags]

Technorati : ,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