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25-Aug-08 | 抽刀斷水 | (231 Reads)

尖東海旁其實臭氣薰天,不太浪漫,但是情人不少,所以就有了賣花的。

童話裡賣火柴和賣花的通常都是小姑娘,但在現實中卻多半是個大媽。賣花的大媽都很積極,一見有成雙成對的異性,便向前推銷。剛好我旁邊就有對情侶,大媽走了過來。我見機會難得,就和郭同志扮起了情侶。

可那位大媽沒理我們,走時還很可愛地丟下一句話:不賣給你們。

我們一行人研究了一下,一個推銷員應該不會介意顧客是不是同志,能賺錢就好。然而,向一對男同志推銷花的時候就遇到了一個問題,她應該說「先生,買枝花給你女朋友」還是「先生,買枝花給你男朋友」?

後來又來了一位大媽,我和郭同志決定再做一次情侶。這個大媽不同,她過來向我們推銷她的花。只可惜我們並沒有買花的打算,我們便挽著手走開。大媽不依不撓,緊跟上來,繼續推銷,突然又冒出來另一個大媽,估計是她的搭檔。她說:先生,買枝花啦,祝你花開富貴。

這位突然冒出來的大媽太有文化了,應該沒有比「花開富貴」更好的祝福可以用在同志身上了。


陳牛 | 19-Aug-08 | 純屬瞎掰 | (258 Reads)

我們說「百年奧運夢」,你以為天朝人民真那麼喜歡搞奧運啊?我們對體育對奧運其實沒啥興趣,就是看到別人搞了,而我們這麼個泱泱大國卻一次也沒搞過,挺丟臉的,所以怎麼都得搞一次。

如果天朝人真喜歡看體育,奧運開幕第一天,杜麗失利後,他們就不會馬上離場吧;如果中國人真喜歡看體育,當劉翔因傷退出比賽,他們仍然會繼續欣賞接下來的賽事,更不會大罵劉翔忽悠了他們吧。說到底,從聖火傳遞那時起,天朝人就把奧運當成了自家的party了。所以,假如全世界都杯葛北京奧運是最好了,我們本來就沒啥興趣看別人比賽。你們愛杯葛杯葛去。

天朝還是辦好自己的全運會就好了。一眼望去,全是自己想看的國內運動員,再一眼望去,媽呀,不得了,金銀銅都由咱天朝人包攬。沒有忽悠了吧?到時,想拍掌就拍掌,想吆喝就吆喝,劉翔還敢退賽,我們就拍他一板磚;現在,羅格講半句話咱才拍一次掌,到時咱領導人講一個字咱就拍一次掌。拍掌有甚麼了,吆喝有甚麼了,你李娜算老幾,沒我們天朝納稅人,別說打網球,你想拿網打漁都沒你份;沒我們13億人為你吆喝,你能打敗美國的威廉斯嗎?奧運就是要全民參與嘛。

天朝特區香港也不適宜搞馬術比賽,香港人說馬術太悶。一群鄉下人騎著馬在那跳呀跳的,無注可下,怎會不悶,奧運應該搞博彩嘛,多一點觀眾互動。奧運就是要全民參與嘛。

幸好現在聽不到"we are ready"了,一聽就覺得是我們忽悠了世界。我們根本還沒準備好如何欣賞賽事。只有黃牛黨是準備了好久了,當然,昨天新聞上說「這劉翔害我賠了一百元」的那位大媽不算。

[tags]奧運,劉翔[/tags]

Technorati : ,


陳牛 | 18-Aug-08 | 純屬瞎掰 | (431 Reads)

如果有人認為劉翔退賽是因為壓力而不是腳傷,那這個人腦子基本上缺了不止一根筋,他無法想像到劉翔退賽所要面對的壓力更大。

劉翔退賽,我也感到很可惜。我的可惜不在於中國可能因此少了一塊獎牌,我是為劉翔個人感到可惜,人生能有幾次在奧運會上與高手競技呢?中國人對金牌數執著得有點毛病,對銀牌、銅牌都不太收貨。可想而知劉翔的壓力很大,很多人將他能否跑出個金牌與中國能否勃起掛勾了。這種想法相當傻逼,劉翔的成功只能證明中國人也能在跨欄上很出色,卻無法證明所有中國人都能在跨欄上很出色。所以一旦劉翔不能如他們所願奪冠,就感覺自己有所損失,怪劉翔辜負眾望。如今劉翔退賽,更是罵聲四起。但是你們他媽的所謂的「眾望」是你們強加給他的,他已經為這個國家爭取了足夠多的榮譽,可能比所有那些罵劉翔退賽的傻逼所爭取到的加起來還要多。

我當然像很多中國人那樣對劉翔寄予厚望,但是就算他奪金失敗甚至一無所獲,我不覺得我有權怪罪他辜負了我的期望。競技場上,無人永遠是王者。

我發現我原來真的將我的同胞想得太善良了。當我看到劉翔受傷無奈必須退下時,我還以為中國人會同情劉翔的情況--請不要用「原諒」這個詞,他沒有對不起你們。然後我就聽到了「醜貌與弱智並重」的張嘉兒姐姐發表了感慨,大意是她不為劉翔受傷可惜,她是為劉翔無法給大家帶來表演感到可惜。但願只是她口誤,或者我聽錯了。後來又看到新聞,一位北京市民接受訪問時表示劉翔不應該退賽。再後來我又看到了更多批評劉翔的聲音。

英雄不是被敵人殺死的,是給自己的人民殺死的。你不戰死,也要罵死你。在中國,這是做英雄的代價。

相關閱讀:

<希望劉翔再破世界紀錄> 韓寒

<劉翔退賽> 劉老師

兩種觀點,誰高誰低很明顯了吧。

[tags]劉翔,奧運[/tags]

Technorati : 劉翔, 奧運


陳牛 | 18-Aug-08 | 抽刀斷水 | (491 Reads)

是人都「賴」過屎。在嬰兒的無意識時期「賴」屎是很正常的,就因為無意識,所以其實對屎也並不恐懼,偶爾還會撿雞屎來吃,很有蔡瀾嘆名菜的架勢。但脫離嬰兒無意識時期後依然賴屎就會被人譏笑。

說到「賴屎」這個詞,實在令人苦惱,因為這個詞太有特色了,難以找到對應的書面語。「失禁」?這個詞太文雅,難以盡現「賴屎」的神韻,比如吧,「賴尿蝦」說成「失禁蝦」或「小便失禁蝦」就有點彆扭了。當然這種神韻可能只有廣東人才能體會得到,我也不排除其他方言也有同樣精彩的詞來表達。在廣東,除了潮州話我不懂之外,客家話和廣府話都說「賴屎」。

星屑同學自爆幼兒園時曾賴過屎。自爆是需要勇氣的,尤其是自爆賴屎。我試著在「糗事百科」找賴屎,只找到一篇,還是寫別人的(當然,把自己的糗事當成別人的糗事,更安全一點)。

我比星屑同學更糟,我上小學一年級時還賴過一次。有一天中午在家吃了飯和一個讀六年級的大哥哥一塊兒上學,進教室前我們先去上了次廁所。撒尿過程雖不長,但足夠講一個笑話了。那位大哥哥就給我講了一個笑話,我聽後大笑,結果笑得太放縱太開懷,就賴了屎。當時我一邊撒尿一邊笑,非常暢快,而且那條屎沒有像活塞男那樣卡住,所以我並不察覺。直到我在教室裡坐下,才發現有條軟綿綿的東西在我的褲襠裡。

那時是午休課,很靜。在這樣一個環境下,人更容易聞到異味。那條屎雖然軟綿綿的,體感應該不會比衛生巾差,但我如坐針毯。一下午休課,我就溜回了家換褲子並洗乾淨菊花,幸好我家就在附近。當時我好傻好天真,以為沒有異味別人就不會懷疑到我頭上了,可現在一想不對啊,別人看到你褲子不同了就知道怎麼回事了。當年和我同桌的是一個女孩子,二年級時她到城裡讀書去了,不知她知不知道我的「秘密」。

我的哥們臀叔有過一次奇遇。當年他剛到深圳讀書,有一次在商場裡搭電梯,前面有個穿裙子的女子突然岔開了雙腳,一條新鮮出爐熱辣辣的屎順屎落下,好令人訝異。那個女子也算是賴屎賴出了境界,賴到如入無人之境。還有一個blogger自爆賴了屎還能鎮定自如逛超市,那簡直神乎其技。

糟了,古人望梅止渴,我寫「賴屎」寫到想屙屎。


陳牛 | 15-Aug-08 | 大千世界 | (243 Reads)

那場舉世矚目的party上,彈琴的是香港人,唱歌的也有香港人,連點火的都是香港人。這驗證了那位兄臺說的沒錯

倒是李寧的髮型確確實實需要地方支援中央了。

共黨治港

荃灣某酒樓廁所裡的這八個字,就深刻地表達了港人對中央的感恩。


陳牛 | 14-Aug-08 | 有病呻吟 | (212 Reads)

自從學會做夢,他

便不再參與對神的任何祭拜

他得知正是這個世界的主宰

把他囚禁在軀殼裡

他和族人卻懷著敬仰以及依賴

感謝著一隻火球的監視--

據說它提供了萬物所需的溫暖


做夢者學會了趁機溜出囚室

在那隻巨大的天眼轉去另一邊時

去尋找失落的故鄉

但他必須比天眼更早地歸來

否則,他將被流放

在那冰冷且永無邊際的空間


他終於下了決定

創造出一個新的世界吧

要依照著夢境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