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20-Feb-08 | 純屬瞎掰 | (225 Reads)

按理說我沒資格談論這個問題,但想必有資格的都不會談論此問題。

政府降低廣播處長入職條件,被各方指不尋常不合理。政府的做法是很不妥,應該受到質疑。但教育界議員張文光的說法我就不明白了。他說,處長人選有大學學歷,是起碼的要求,由一個沒有大學學歷的廣播處長領導是對港台員工的侮辱。

我不明白的是,一名議員,教育界的代表,視野和心胸居然如此狹隘。一個沒有讀過大學的人,能否成為好的管理者,這是一個老掉牙的問題,無需我多談了。學歷不是個人能力的唯一證明,學歷高也不代表懂得更多。葉劉淑儀的學歷比張文光的好看,那是否代表張文光不如葉劉?

如果說由一個沒有大學學歷的人擔任廣播處長是對港台員工的侮辱,那麼Bill Gates、李嘉誠侮辱了真不少人,幾乎遍布中西。

如果張文光對學歷和能力的看法代表了教育界的主流看法,那麼我可以肯定:香港不僅在性方面保守,在很多方面都很保守。

[tags]學歷,廣播處長,教育[/tags]

Technorati : 學歷, 廣播處長, 教育


陳牛 | 16-Feb-08 | 大千世界 | (371 Reads)

2月4日,警務處助理處長黃福全開記者會,解釋未審先判將鍾亦天關押8個星期是因為他還涉及信用卡詐騙案。2月15日,言猶在耳,鍾亦天居然當庭釋放

50 萬的信用卡詐騙案,怎能這麼簡單就把鍾亦天放了呢?如此嚴重的高科技犯罪,八個星期絕對不夠完成調查,讓我算算,嗯,至少得八年。不過不用灰心,有志者鄧竟成。

[tag]警務處[/tag]

Technorati : 警務處


陳牛 | 15-Feb-08 | 電影有讀 | (327 Reads)

1,愛情童話故事,主角通常是王子和公主,就算沒有公主也總會有個王子。我的這個印象可能是錯的,但已根深柢固。

2,童話是寫給女性看的,每個女性心中都有一個王子,不同的大概只在於騎的是馬還是驢。但男性的心中沒有個公主。欣宜破壞的是一個故事,而不是男性心中的幻想。

3,男性不需要童話,但童話卻多是男性寫的,格林不是姐妹,安徒生不是師奶。但寫得好童話的人,對女性一定看得很通透。

4,《魔法奇緣》(《Enchanted》),光看此中文名我已沒多大的興趣。但我還是去看了,因為有時候看電影不在於電影本身,而在於旁邊陪你看的人是誰。沒想到,卻有意外的收穫。我承認我打了幾次瞌睡,但與電影無關,而是我實在太困。

5,女主角不是公主,而且好傻好天真。她的傻和天真不是偽裝的。她只懂唱歌和跳舞,以及把窗簾剪下來做衣服。她不是公主,但大概是一個仙子,所以她的歌聲像魔法一般厲害。雖然男人心中沒有公主,但這樣一個善良真誠可愛熱情的女人,是男人應該都會喜歡。

6,女主角最後沒有和王子住在城堡,因為她愛上了另一個男人。

7,女孩說,這部電影只有女孩會喜歡。我說,不對,我也覺得不錯。

8,她說,那你也是女孩。

[tags]童話,愛情[/tags]

Technorati : Enchanted, 愛情, 童話


陳牛 | 15-Feb-08 | 娛樂至死 | (607 Reads)

[tags]阿嬌,犀照[/tags]

Technorati : 犀照, 阿嬌


陳牛 | 15-Feb-08 | 抽刀斷水 | (309 Reads)

我不知啥是聯想,我發現這個雞走路特別幽默感,就連想都不敢想……(來源)

寫作課已經上了四課。第一課介紹課程,第二課分組報告李敖<紅玫瑰>一文如何運用意象,第三課分組報告<苦瓜>一詩如何運用聯想。第四課是每個人準備一份短文大綱上台講解,沒有題目沒有主題,任意發揮,不過要運用到前面學到的技巧。

老實說,可能是我比較愚鈍,過去的三堂寫作課我沒有學到任何東西。我只明白了一件事,原來寫作是這樣教的,原來教寫作是如此輕鬆的工作。

文章我寫過不少,但從未寫過大綱。中學的歷史老師曾建議寫論文要先勾勒大綱,但是無論平時做功課還是考試,我也從未寫過大綱。寫一份大綱不難,但這次我也沒寫。我隨手在blog上挑了幾篇短文,放在google doc,準備到時再挑一篇來講。但老師剛上課的一番話改變了我的主意,因為我挑選的文章中沒有一篇運用到了寫作課上學到的技巧。

第一位同學講的是塗改液。他也是臨時準備的。他說,塗改液很常見,但未有人將它聯想到人生,而他想到了人生。然後就是後面的內容,其中有一句是,塗改液奉獻了它的生命。當時我靈光一閃,我決定了,我要講蠟燭。

第二個便是我,我空手上去。老師問,你沒有大綱嗎?我回答,是的。他說,那要扣分。我說,好,扣吧。我明白了,原來這大綱還要打分。

我說的第一句是,蠟燭很常見,但未有人將它聯想到人生,而我想到了人生。我說的第二句是,蠟燭燃燒了自己,奉獻了生命。我說的第三句是,沒了。

期間由於我廣東話不標準,把「人生」說成了「人參」,我舌頭打結怎麼說也說不好,只好解釋是life。我猜,這次我的大綱應該和上學期的倉頡打字測試一樣是零分。而寫作課的老師正好是去年電腦課的那位老師。這是他的不幸。

接下來的大部分大綱都是關於人生的。於是,本來沒有主題任意發揮的短文突然有了個鮮明的主題,那就是人生。甚麼都可以聯想到人生,簡直放屁--放屁本身其實也可以聯想到人生。還不如寫愛迪生。

這是多年來機械化的寫作訓練的結果,而副學士的課程居然仍在延續這種模式。老師總結時說到一點,很多大綱很「屍變」性,缺少感性。光指出問題沒用,如何去感性不正是老師應該幫助學生去解決的嗎?如果這個課程的設計就是要學生自己去領悟,那開這個課程來幹嘛?

我感覺一年花四萬多元來讀這種東西是件極奢侈和荒謬的事,惠普說,連想到不敢想。然而,如果聯想到花這些錢就有機會獲得degree學位,就好像很值得了。我仍記得我說過的話,這一年我不能再任性。這次,有一半是我的任性,另一半則的確是我不懂寫作,更不懂聯想和無病呻吟。在那間教室裡,各位同學不斷地將各種事物聯想到人生,而我則將我這樣的人生聯想到了一坨臭烘烘的屎。

[tags]寫作,聯想[/tags]

Technorati : ,


陳牛 | 14-Feb-08 | 娛樂至死 | (255 Reads)

又是杜甫,這次是<絕句>:

兩個黃鸝鳴翠柳,

一行白鷺上青天。

窗含西岭千秋雪,

門泊東吳萬里船。

[tag]杜甫[/tag]

Technorati : 杜甫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