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24-Oct-07 | 奇人怪事 | (751 Reads)

中國廣電總局的手很長,可以伸到很多領域,也應該是中國最能辦「實事」的官僚機構。這個史上最偉大的機構最近又有新舉措,就是禁止影視作品中的吸煙鏡頭,要實現所謂的「無煙影視」。我馬上就想到以後關於毛澤東、鄧小平的紀錄片都很難再公開播放了。本來打算找來毛澤東和鄧小平吸煙的照片,然後在上面加個大紅叉。用google一搜,發現蘋果日報已經做過這件事。下面的圖片全是引用自蘋果

毛澤東吸煙鄧小平吸煙

廣電總局要是敢對這兩位下手,就真是太了不起了。不過,除了這兩位,還有其他人:

科學界代表

愛因斯坦吸煙佛洛伊德吸煙

演藝界代表

瑪麗蓮夢露吸煙蘇菲亞吸煙麥當娜吸煙占士甸吸煙

政界代表

卡斯特羅吸煙邱吉爾吸煙哲古華拉吸煙甘迺迪吸煙

文藝界代表

王爾德吸煙畢加索吸煙

上面這些都是壞人,教壞了成千上萬的青年,可以說是歷史罪人。這些罪人「對煙民的擴散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香港一個典型的例子就是長毛。長毛小時候是個乖孩子,絕不吸煙的,後來看了哲古華拉演的電影,就吸上了。

將廣電局的邏輯推而廣之,中國拍的關於國共內戰的那些電影,對流氓鬥毆的擴散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該禁;《少林足球》對球霸的擴散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該禁;周星馳的電影對無厘頭的擴散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該禁;電視劇《長征》對長跑運動員的擴散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該表揚,但同時它又是關於國共鬥毆的,甚至還有毛澤東吸煙的鏡頭,因此還是該禁。

 


Technorati : 創作自由, 廣電總局, 禁煙, 自由


陳牛 | 23-Oct-07 | 風花雪月 | (351 Reads)

我一直覺得她很美,但我決定不再用美女兩個字。那兩個字已經俗不可耐。有些人是這樣的,她雖然長得美,但你用美女來形容她反而是一種侮辱,正如你用帥哥來形容我一樣對本人構成了極大的侮辱。所以我盡量在美女面前將她踩得一無是處,也盡量讓自己在別人面前不要那麼帥。

我早知道有兩個舊同學也在城大。有一天我正和朋友說起我和老同學太沒緣分,有一位叫魚皮的老同學就出現在我的面前,並和我打招呼。令人百思不得其解的是,此後數天我都見到了她。後來有一天魚皮說,你見到那個誰誰誰了嗎,我見到了。我說,不是吧,我還沒見到。最為神奇的是,到昨天為止我都還沒在城大見過那個誰誰誰,連個影都沒有。我總覺得這是上帝在跟我開玩笑。

老實說,我有點生氣,上帝他不能如此待我。如你所知,陳牛生氣了,後果很嚴重。嚴重到什麼程度呢?把城大炸了,這事我是不會做的。每天向上帝豎中指,早晚各一次,這我也不會做的。我會做的是,自殺。我既不是壞人,又不是好人,將去地獄還是天堂?這對於上帝而言無疑是個前所未有的大難題。不知道是否他老人家感受到了我的怒氣,他終於安排了今天,讓我在城大見到她。

我一如既往地坐在城大的某個角落裡,一如既往地四處張望,就這樣發現了一個紅衣少女。少女的外貌雖然一如既往地帶著點稚氣和傻氣,但我並不能一如既往地判斷出她就是她,直到我看到了她的那個一如既往的紅色水壺。其實,我辨認人的能力一直在下降。我相信再過幾年,有個人在荒山野嶺劫了我的色,到第二天她或者他再來同一個地方劫我的色時,我已經記不得她或者他是誰。

我注意到了她的眼神,比以前失色了不少。我甚至看到了她的迷茫。

最終我還是沒有過去和她打招呼。因為我一直覺得從某年某日開始她就已經討厭我,不想看到我,不想和我說話。我就這麼一直在避免被她見到,避免和她說話。然後,故事就永遠停在那個某年某日。春風不知何處去,人面依舊笑桃花。

 


Technorati : 城大


陳牛 | 21-Oct-07 | 文人放屁 | (502 Reads)

洪秀全,聽上去像個韓國人的名字。但是韓迷們請注意,如果你不知道洪秀全是誰,請翻開中國近代史。如果你知道他是誰,也請你注意,我的愛並不是你想像的愛。順便請各位暗戀我的女性放心,就算在情場中經受多大的挫折,我也不會改變我的性取向。

我對洪秀全的愛,在於我突然想寫一個關於他的小說,長的短的都可–事實上我控制不了長度。太平天國的小說已有人寫過了,電視劇都有人拍過了,只是相對於三國而言,這個故事還沒有徹底用爛。事實上,我不管有沒有小說已寫過洪秀全,因為如果我要寫,肯定不寫正史上的洪秀全。正史上的洪秀全已經腐爛了,我那條通往修成正史的道路也在今年的夏天斷掉了,所以戲說歷史是唯一的出路。

研究正史的老學究不喜歡戲說歷史,所以他們把歷史折騰完了,交到他們的弟子手中已是一條死屍,然後他們的弟子從這具死屍中取走了還有點用途的器官,只剩下腐朽的軀殼再交到我們的手上。我相信,香港自從有需要連續作答3個小時的中史考試,就不會再有大師出現。所以當被歷史考試戲弄完,戲說歷史是唯一的出路。當然,香港的電視劇早就開始戲說歷史了,但那些卻多是一種無病呻吟。反倒是日漸衰落的香港電影,曾經有作品將歷史戲說得很不錯–不過我相信這種作品將很難再出現了,不是因為香港電影之死,而是因為香港的歷史之死。

我筆下的洪秀全,不再需要背負著歷史上的功敗興衰。我和他有一個共同點,都曾失意於科場。儘管我不知道那是不是我的一個轉折點,但我知道那是洪秀全的轉折點。我連題目都想好了,就叫《天國的階梯》。只是以我現在對寫作的熱情以及對洪秀全的了解,不知何年何月才會有這篇小說的出現。

 


Technorati : 中國歷史, 歷史, 洪秀全


陳牛 | 21-Oct-07 | 抽刀斷水 | (302 Reads)

7月去港臺做的訪問節目,大陸有朋友在網上聽,然後錄了下來,但是聲音比較小,掩蓋了一個重要的真相,就是我的「美麗」音質。那時已想自己再錄一個,純粹為做個紀念。等我老了,再播給我孫子聽,如果我能娶到老婆並能成功誕下兒子的話。

9月初回母校還錢給馬老師時,她和方老師竟然已得知我上港臺做節目一事,並囑我給錄音他們聽聽。我說好,然後一拖就拖到了今天。

再聽回那段錄音,連我自己都受不了。除了廣東話很普通之外,表現也真不怎麼樣,幸好節目主持人還聽得懂,難為他們了。我是到了香港後才開始學廣東話的,而且不是有系統地學,也沒人教,在生活中自學。我在港生活了四年,還未能完全掌握到廣東話的語感,也未能完全用廣東話來思維,所以有時候說出來的廣東話不倫不類。比如我想說同學們感到我很煩,卻說成了同學們煩我,主賓掉了過來。這個錯誤我回到家第一次聽到錄音時就發現了,但也一直沒說。

老實說,在香港不能說一口流利的廣東話確實是有壓力的。所以大腦角落第一次邀我去他的節目,我就推掉了,後來Jansen邀我上港臺時,我也事先說了我廣東話不好,最終我也是以豁出去的心態上去的;所以這也成了我怕面試的一個原因;所以朋友們建議我去馬會兼職,我會有所顧慮。但是我並不為此而自卑到谷底,想一想倪匡、金庸在香港生活了大半輩子廣東話還說成那樣,我就很有安慰感。

學語言,需要有靈敏的耳朵和靈活的舌頭。這兩樣我都不具備,所以還是多寫字為好。或者有請哪位女性朋友每天給我打個電話,教我廣東話。我無以為報,只能教回你幾句普通話,以及以身相許。

量較高,請適當調低音量,以免遭鄰居投訴)

[tags]廣東話,e個世界,港臺[/tags]

Technorati : e個世界, 廣東話, 港臺


陳牛 | 18-Oct-07 | 娛樂至死 | (1671 Reads)

那位形容《色戒》拍得像武打片的某導演不是拍李安馬屁,就是故作驚人語;不是故作驚人語,就是腦袋進了水;不是腦袋進了水,就是根本沒看過色戒。但是香港電影史上的確曾有一部色情片拍得很像武打片。

那片子是《滿清十大酷刑》。

片子我沒看過,只是有所耳聞。據說它是把性愛場面拍得飛檐走壁、飛沙走奶。這他媽的才叫武打片嘛。如果一對男女滾來滾去、嘿咻幾句就叫武打片,那外國人拍武打片也拍了不少。

請訪問我的主打blog:cow.hkbloggers.org
Technorati : 武打片, 色情片, 色戒


陳牛 | 16-Oct-07 | 大千世界 | (404 Reads)

城大學生會選舉進行得如火如荼。如果說平時的城大就像一座商場,那麼此時的城大則更像是一個街市。

從上個星期開始,幾個學生會內閣就在不同時段不同的出入口大喊大叫。早上在正門入口。早上還沒啥,對於仍在夢中的身軀而言,他們的喊口號反而有提神醒腦之效。但是中午在食堂門口喊,無疑十分影響食欲。下午則圍住四樓通往三樓的電梯要塞,幾個學生會在情緒高昂地進行「情歌對唱」,噪音指數嚴重超標。我每天放學回家都想向各個尊敬的內閣豎起我可愛的中指,只是他們人多勢眾,一人一根中指就足以戳死我。都放學了,你們還不放過我。噪音像潮水般向我雙耳灌進來,很讓人崩潰。但是到頭來,我完全聽不明白他們在喊什麼,所以宣傳效果為零。

中學參選學生會比的是誰派的糖多,沒想到大學的學生會比的居然是嗓門大。我懷疑Pavarotti是他們共同的偶像。有他們在,Pavarotti也可以瞑目了。所以說,大學特別有人文藝術氣息,人家剛死就以他的方式進行紀念。不知是我的問題,還是他們的問題,到現在我還沒看到任何一個內閣的政綱。不過我猜得到他們政綱中至少有這麼一條:增建K房。

我的天,還是快點結束吧。你們貨色都差不多,隨便上一個算了。

Technorati : 城大, 學生會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