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22-Sep-07 | 往事如煙 | (904 Reads)

我後知後覺,現在才知道國內出了個facebook的仿制品,叫「校內網」。上去一看,發現校內網至少體現了中國網站的兩大特點:

一,抄,而且沒有抄出精髓。這個不用多說了吧,外國互聯網上一出個新概念的東西,中國馬上可以仿制一大坨出來。我應該說這是中國的優點還是缺點呢?facebook比twitter或者youtube都比較難抄(不是有人說過facebook會成為網絡上的操作系統嗎,你見過中國有人能抄個windows出來嗎),所以校內網就只是抄了一個框架,本質卻依然是舊社會的同學錄,甚至還比不上同學錄。校內網只是表面上看上去很像facebook,但功能卻遠不如facebook。但是它這個網站肯定有市場,因為很多中國人很奇怪,在使用互聯網上一點也不「崇洋媚外」,只要中國有一個類似的產品,不管它好不好用,都一概用中國的。所謂本土化問題大概就是這樣來的。

二,忒多驗證碼。驗證碼是用來防spam的,而中國浩瀚的互聯網上也有浩瀚的spam,這是中國的基本國情,所以驗證碼也就成了中國互聯網的基本特點。前幾天新聞說幾個國家的國防部都懷疑遭到中國黑客的攻擊,我就啞然失笑。中國的黑客不是都只會發spam的嗎?他們連攻擊一個網站都是通過大量發送鏈接請求來使其癱瘓的,什麼時候牛逼到能在幾天內攻擊幾個國家的國防部了?

上校內網唯一的驚喜是找到了幾個舊同學、老朋友,有清華大學的、中山大學的、南京大學的……總之就是我比較窩囊,窩囊很多。

清華大學的何思南是小學到高中的同學,這家伙小學讀書不怎麼樣,但頭腦好使,也是個怪人,比我怪一百倍以上。思南這個名字并非由「司南」變化而來。很久以前,他跟我說過,他父母原來給他起的名字是「思男」。好好一個男兒,為什麼思男呢?這與斷背毫無關系。客家人的重男輕女思想很重,他父母就是想生個男孩,所以早把名字想好了,「思男」。結果真生了個男孩出來,不改初衷仍叫「思男」。何思南後來就自己把名字改成了「思南」。讀高中時,何思南平時成績應該已很不錯,但應該沒有人會想到他高考能考個當年興寧一中的第一回來。根據興寧一中過往的歷史,每年也就四五個能考上清華北大,以何思南的成績,好像并不在這個范圍內。據說他當初報清華也是遭到老師反對的,可是結果他就考上了清華。我JUPAS的第一志愿是中大,沒人反對,但就是考不上。兩者形成鮮明的對比。

剛上高中時,我還帶著包括何思南在內的幾個同鄉同學到城里的爺爺家吃過飯。但是後來大家漸行漸遠,和何思南接觸更少。因為我們都屬於怪人,怪人之間本來就很難「物以類聚」,何況我們兩個還是不同類型的怪人,更何況我們并不同班。

中山大學的刁偉鴻是高中時的同學,是一個非常好的朋友。高中的同學中有幾個是無論如何,就算久未聯絡就算各分東西,都是永遠忘不了的,其中一個便是大刁。直到現在我都認為那段高中歲月是我人生的黃金時代,以後再也不會出現了。那段歲月之所以變成了黃金,全是因為有一群很好的朋友。大刁是一個很聰明的人,而且文武雙全,書讀得好自不在話下,運動也十分了得。當年我們一起踢球打球,唯一不能一起的就是跑步,因為他跑得太快了。記得當年校運會我為我們班想的口號「我們的飛毛腿讓你們的腿毛飛」,就是根據大刁的特點想出來的。但是這個口號後來被班主任砍掉了,班主任硬是用上了一個他想出來的口號。那個口號無聊得我都不記得了,虧他還是教中文的。運動會口號被班主任砍掉的事,我在香港還沒見過。

大刁的聰明不在於像別的「聰明人」一樣能無時無刻不抱著書。大刁考高中時的成績很不錯,在班上應該排在第二。但是高一高二的書都讀得很輕松,在別人都很用力讀書的環境下大刁的老二當然難保。後來高考的成績出來,他卻是原來那個班中分數最高的。我看過不少「暴發戶」,就是在考試中突然變成尖子的人,但依我看,大刁絕不屬於那種人。

我們能成為朋友,玩在一起,肯定在有些方面是屬於同一種人。當然,第一個相同之處就是,我們都不會成為「暴發戶」。他不會成為暴發戶的原因上面已經說了,而我呢,我的原因是我沒有那種能力。在香港參加的兩次公開考試已經證實了這一點。其他的相同之處我不想多說了,我倒是想說說不同之處。我們的最重大的不同之處是,大刁會成為精英(我相信),但我卻不會。因此我們可能會變成兩個世界的人。不過我每次回興寧,幾乎都能見到大刁,而且都是沒有約好的偶遇。這是緣分嗎?哦,當然不是。我們只愛美女。

在南京大學讀書的是黃科。黃科長得很像剛出道時的周杰倫。當時我們看到一張周杰倫的照片,簡直是一模一樣。黃科看上去是書呆子,但其實不是,他會跟我們一起吸煙、喝酒、打CS和踢球。這和周杰倫看上去是一個自閉青年但其實是話嘮子是一個道理。黃科的外公原來是興寧一中的教師,在一中有房子,讓給黃科住。那房子卻成了許多朋友的幽會勝地。他們打著回校夜自習的幌子,跑到黃科外公的房子去約會,其中一個就是大刁。大刁的事跡充分證明了談戀愛是不會影響學業的。而我們這些沒有情侶的人,就只能在外面搗亂。

黃科還有一個地方和周杰倫是很像的,就是言語不清,不過周杰倫是唱得太快言語不清,黃科是結巴。黃科的理科讀得非常好,是參加各種競賽的料子,但文科就差了點,所以就結巴了。

本來還有一個陳純,我就不說了。一個女孩子,就長得比較好看而已,有什麼好說的。

說起來,大陸的朋友和香港的朋友有一個很重大的分別。在大陸,經常去朋友家,可以和他們的家人一起吃飯;在香港很難做到這一點,比利家倒是去了不少,但是沒和他家人一起吃過飯。這是城市人的一種隔膜,還是客家人比較好客呢?

最後,我建議大陸的老朋友都上facebook吧。我并不是特別喜歡facebook,但相比起來,facebook真是好幾千萬倍。

Technorati : facebook, 朋友, 校內網, 興寧一中


陳牛 | 20-Sep-07 | 難得糊圖 | (593 Reads)

apollo


出處

當年由美國宇航員插到月球上的美國國旗旗桿居然斷了。

這張圖片可用來做壯陽廣告。旗桿為何斷了?因為它不夠粗壯啊。哈哈。

Technorati : google, google-moon, 月球, 登月


陳牛 | 19-Sep-07 | 難得糊圖 | (587 Reads)

十七大之和諧社會

本人暫時閉嘴,但歡迎留言和評論。

Technorati : 和諧, 言論自由


陳牛 | 18-Sep-07 | 大千世界 | (404 Reads)

開學後最不幸的事情就是抽到了一只壞簽,要第一個做古典文學導修報告,也就是開學後第三周的今天。

所以剛開學,我就已經很忙,忙著找資料。第一周的周末是我生日,朋友們請我吃飯,比利問我還玩不玩絲路online,不玩就踢我出工會了。我只有無奈地說,當然還玩,只是最近比較忙。大家看看,我忙到連游戲都不打了,犧牲太大了。要知道我考高考時都沒這麼忙過,每天至少打一小時的游戲。

中國文學是從《詩經》開始的。我要做的導修報告就是《詩經》里的《蒹葭》和《靜女》。和我一起做這份報告的是黃秋生。如你所知,這個秋生是冒牌的,但是只聽他的聲音也許你一耳就聽出了他就是《八仙飯店》里的那個變態佬。我和他最初想做的是第七周的《陳涉世家》,因為我和秋生都姓陳。結果因為那天早上秋生過了城大中間的那道紅門,導致抽到了壞簽。這不能怪秋生,只能怪城大太詭異。

《詩經》的資料不少。但在城大翻遍了《詩經》的資料才發現,文學界真的有很多廢物,寫來寫去都只是注釋。甲寫了一本書是詩經注解,然後乙寫了內容幾乎完全一樣的書換了個名字叫詩經注釋,然後還有丙,還有丁……這印證了一件事,那就是中國文學只要出一個偉大的作家或者一部偉大的作品,就可以養活許多庸才和衍生出許多無聊的作品。

我實在不明白,城大為什麼買了這麼多重復的書回來擺在書架上。這對學生無益,卻又加大了學生找書的困難。

老師建議,最好不要在網上找資料。這個建議,我不只從文學老師那里聽到。城大的老師似乎對網絡不太信任。網絡上確實有很多錯誤的資訊,但并非完全不值得參考,尤其是在圖書館只能找到廢書的時候。我相信,一個讀到副學士的學生已有一定的分析能力,應能過濾一些明顯的錯誤。如果是一些較難分辨的錯誤,那也不一定是壞事,反而能及時得到老師的糾正。

明天我和秋生終於可以很鎮定地對其他同學說,我明,琴日我都好辛苦。

Technorati : , ,


陳牛 | 15-Sep-07 | 大千世界 | (272 Reads)

不是功夫網封殺了feedsky。就算feedburner被功夫網殺死一百萬次,feedsky也不會。也不是某個強大的機構封殺了feedsky。封殺feedsky的是我,一個連feedsky的客服都不愿搭理的無名小輩。

第一次寫feedsky沒通過審核,一部分問題是我,但主要的問題出自feedsky話題廣告系統的不完善。當時我把寫的話題廣告發在hkbloggers的blog上,但上去提交文章時我發現申請廣告的是mysinablog那邊的blog。於是我馬上把feed改了,當時我並沒有意識到不同feed的廣告價值是不同的。但是直到我把文章提交上去審核時,feedsky才告知修改feed是不允許的。然後我詢問有何補救措施,feedsky就沒有答案了。我不知道我的blog有多少廣告價值,但至少我還是挺用心去寫話題廣告,盡量避免重復,盡量做到不悶死人。但是我洋洋灑灑寫一篇出來,feedsky卻無情地告知,我漏了什麼,還毫無補救措施。

在新的feedsky話題廣告系統里,修改feed是允許的,因為這個新系統可對新的feed進行重新核價。我對這個改善表示歡迎,但是feedsky負責審核文章的人真不怎麼樣。像我上一次寫的那個,是要求附上使用截圖的。我明明附上了截圖(如下),瞎了眼的feedsky居然說我沒有。這次我是相當生氣。我上去feedsky客服論壇提出質問,沒人回答;我email給feedsky客服,至今也無回覆。這就是feedsky對待blogger的態度嗎?這就是feedsky客服的水準嗎?

我很早就注冊了feedsky,但一直沒想過用它取代feedburner,甚至連用它定制的feed也沒在blog公開過。因為在我看來,feedsky和嘰歪de沒分別,都是毫無創意可言的仿制品。最近由於feedburner被功夫網謀殺,為了不妨礙內地的網友訂閱而將feedsky的feed也掛在了blog上。才幾天時間,feedsky的訂閱數多了幾個,但我後悔了。我現在不僅要把它重新撤下來,甚至考慮注銷我在feedsky上所有feed。對於feedsky而言,多我一個不多,少我一個不少。但我必須表達我的態度。

Technorati : ,


陳牛 | 15-Sep-07 | 大千世界 | (422 Reads)

我是越來越喜歡開源軟件了。開源軟件自由性大、擴展性強,問題可能只是新手較難入手。wordpress是開源的,foobar是開源的,notepad++是開源的,還有很多很多。如果是開源的操作系統,還會多一個問題,那就是許多軟件只能用於windows,這是windows的壟斷造成的。

Ubuntu就是一套開源且免費的linux操作系統,感覺用起來會很不錯。當然我沒有用過,我的感覺只是建基於各種對它的文字介紹。Ubuntu不僅可以在網上免費下載,還可以申請免費郵遞光碟。我就在不久前申請了一個,今天收到了,是從遙遠的歐洲寄過來的。制作一張光碟成本不高,反而郵遞費應該貴得多。

(圖片來自Ubuntu官網)

除了一只光碟,還附有貼紙。


Technorati : ,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