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28-Mar-07 | 純屬瞎掰 | (2216 Reads)

我寫blog,也是看排行榜的,是超級大俗人一個。在我的blog上,既安裝了"垂死掙扎"的sina排行榜顯示,也有部落格觀察的排行。一定有人很看不起我。

我想說,通過這些排行榜能看到自己處在一個什么位置(經常看到自己在很落後的地方垂死掙扎),但這并不代表會為排行榜寫blog。其實,也并不是只有BSP才搞排行榜,這是很清楚的事實。世上到處都是排行榜。

你能說出排行榜很多壞處,我也能說出排行榜很多好處。爭論排行榜一定是不好的或者一定是好的,是最沒有意義的事,所以我不打算在此費唇舌。本人不為排行榜寫blog,并且推己及人,認為別的blogger也應該不會為排行榜而寫blog。當然,這也不表示,完全沒有blogger是為排行榜寫的(別以為為排行榜寫blog就很容易)。甚至有傻逼為了排行榜抄襲、作弊,大家也都見識過吧。但我相信,傻逼并不多。傻逼也會推己及人,自己這么干就以為別人也會那么干。我有一個非常唯心的看法,一種事物,你心里認為它是什么就會是什么,就算它本來不是那樣。如果你認為排行榜是blogger之間分個高下的東西,那當你榜上無名或者排名不高的時候,你當然就會很痛苦,像考試沒考好一樣。這個世界那么多的排行榜,我想,你離開了blog世界,也仍會活得很痛苦吧。別做垂死掙扎了,拿塊豆腐撞死算了。不過別拿我家的豆腐。

再說推介。一個BSP的推介,和一個著名blogger推介,大概沒多大的分別。一個blogger要建立起他的信譽(或者名氣),他的推介才會起作用。同樣的道理,如果一個BSP的首頁推介很沒水平,久而久之這個BSP的編輯就信譽破產了,等於挑了筋武功全廢掉了。如果你能夠信任一個blogger,為何不能嘗試信任BSP的編輯?你就當編輯也是一個blogger好了。人們從不要求一個著名blogger的推介是全面的,為何卻對一個BSP的推介有這樣的要求?人們為何不怪一個blogger引導了自己的趣味(洪波是被人怪過),卻要怪BSP?推介,通常不是水平問題,而是口味問題。

我覺得,mysinablog算干得很不錯了。mysinablog的推介,不問閣下出身如何。去看看mysinablog的大陸兄弟,新浪博客吧,首頁掛著一個長長的名單,上面全是名人。三表哥把新浪博客比喻為妓院,上面的名妓有徐靜蕾、余秋雨等等,高肥矮獸,你愛上誰就上誰。說回香港吧,所謂三大BSP之中的yahoo blog和hompy也都推介名人,有的名人太厲害了,兩邊都有一腿,難怪他們緋聞多。唯獨mysinablog不搞名人推介,它不靠名人就能風頭蓋過前面兩者,多不易啊。各位,請不要吝嗇你的掌聲。mysinablog的推介,也不搞炒作。還是去看看大陸的新浪博客,他們改標題,覺著怎么吸引眼球就怎么改,挑撥離間,挑弄是非。mysinablog沒這么干過吧?你還想怎么樣。嘿,你還別瞧不起大陸的新浪博客。討論氛圍熱烈著吶,文章的素質也絕對不比mysinablog的低。

說到推介,我必須提到這么一件事,以前我是在hompy寫blog,但是hompy的編輯不推介我,我就生氣了。無論我在文章里怎么明示暗示,連色誘的想法都有了,hompy的編輯都不理我,太傷自尊了。於是我也不給他們面子,搬到mysinablog來了。我在這里已有半年,尚未對編輯有暗送秋波,編輯就已經多次推介我的文章。從這方面來說,我真是愛死mysinablog的編輯了,要是有緣相見,一定要親上幾口,以表愛意。嘿,你還別以為因為這樣我就要為mysinablog說好話。前面寫的幾篇關於blog的文章,也許有人以為我身為mysinablog的一員,所以不爽別人說mysinablog的不是。我才不管呢。就算你說mysinablog狗屎不如,那又如何?反正我要是見到mysinablog的編輯,就要親上幾口,至于多少口,可以根據本人blog被推介次數來計算。mysinablog的編輯千萬別不是一個美女啊,我這一生的幸福……可要是美女,一定說我性騷擾,矛盾呀……對不起,離題了。

排行榜,其實也是一種推介,分別在於排行榜是機器推介。機器推介結合人的推介,不是很好嗎?

對于我來說,一個商業BSP,能夠給用戶提供強大的快速的易用的免費blog平臺,不干涉blog自由,那就已經是值得尊敬的BSP。我真正不喜歡hompy的原因,不是他們的編輯不推介我(反正不推介我,我也照樣能擠進排行榜),而是不夠自由。我想加個小工具,收費!我想改下版面,收費!我操,商業不等于發錢瘋。一個BSP發錢瘋,不如回大陸搞個收費公廁,一天就能賺超過三十塊。誰要是想在廁所墻壁上寫字畫畫,又可以另外收費。hompy這個名字可以照搬,廣告詞是:給你五星級豪宅一般的廁所。

update:公園仔提醒得及時。mysinablog的編輯,無論我有沒有親你,請對本人保持鐵面無私,最好是怒目而視。

Technorati : BSP, blog, 排行榜



陳牛 | 26-Mar-07 | 大千世界 | (974 Reads)

土豆網有一個測試,本人測試結果如下


虽然表面上看起来你还满棘手的,可其实你的内心还害羞依旧。和你接触久了,就会发现你是个很细心的人,善于照顾到每一个人的感受,不过这样的优点也会被看作是"软弱",偶尔也要强势一些。虚伪度(25%) 好色度(25%)

好色度

嗨,你观看香艳节目24秒就主动停止,看来你只是有一点好奇之心,并非好色之心。

虚伪度

你的观看行为与你选择的答案基本一致,实话实说是个好习惯,请继续发扬广大:)

挺有趣的。

http://www.tudou.com/events/archives/wuding

Technorati :


陳牛 | 26-Mar-07 | 純屬瞎掰 | (1078 Reads)

在網上看了一段視頻,發現CCTV 10的"走近科學"節目果真是讓人走近了偽科學。

節目是講四川一個八歲兒童突然行為怪異,被懷疑僵尸附身了,最後卻被證實是得了精神病。一個本來很簡單的道理,非要故弄玄虛,講得天花亂墜不可。整個節目給人的感覺是,結論不重要,主要是過程要夸張,要跌宕起伏。看完整個節目,有些事沒想明白:1,八歲的小孩上小學四年級?會不會太早熟了點。我八歲的時候才讀小學一年級呢。節目也沒說那小孩是神童。2,既然那小孩說這事讓他想起來害怕,CCTV為何還讓他重演一遍?他的家人為何還忍心被媒體這么擺弄?

那小孩的父親帶著他去了同一家醫院三趟,每次都是失望而回,居然還這么相信那家醫院,是不是太傻。那個穿軍裝的醫生阿姨,幫這孩子看病看了三次,三次的結論都不一樣,而且都是錯的,也還好意思在醫院里混。最後那個心理醫生讓那小孩畫房子畫樹,很快就找出了病因,這就是科學?

節目有三句臺詞是惡心死了,給本人留下深刻的印象。一,八歲小孩在節目一半的時候說,他相信科學,相信科學可以醫好他。二,節目的最後,主持人讀了那位父親寫的信中的一句話,通過這件事,使他們明了一個深刻的道理,科學是說明事情真相的唯一辦法。三,主持人還不忘夸那孩子多么可愛。這事跟孩子可不可愛有什么關系?而前面兩句讓我想起鄉下一老婆婆對電視臺記者講的話:感謝共產黨。

左宗棠當年搞洋務,也算是最早搞西方科技的人了吧,如今卻因"走近偽科學"這樣的節目跟僵尸扯到一塊。CCTV太惡搞了,中國廣電總急該發道禁令禁了它。通過這節目,使我明了了一個深刻的道理,惡搞是說明偽科學的唯一辦法。現在我也知道了黃健翔為何會離開CCTV,因為黃健翔很不科學,他公然在電視臺上散布"靈魂附體"的歪理邪說。

節目欣賞:走近偽科學:8歲男孩僵尸附體()、(

相關閱讀:如何走近偽科學

Technorati : CCTV, 偽科學



陳牛 | 25-Mar-07 | 大千世界 | (436 Reads)


陳牛 | 24-Mar-07 | 抽刀斷水 | (1192 Reads)

由於我用普通話考,不得不千里迢迢、千山萬水、跋山涉水地跑到九龍去考中化口試。許多人以為我從大陸來的,普通話必定是我的母語。事實上不是。中國這么大,語言之雜,遠比他們想象得雜得多。我已經很久沒說過普通話了,所以就算選擇了用普通話考,也沒多大把握可以說得很好。但無論如何,我學粵語只不過三四年的時間(事實上也沒正式學過),說得還不如普通話流利。

我的母語是客家話。但可惜我不是語言天才,而是屬于那種學一種忘一種的人。就算中化口試可以用客家話考,我也沒有十足的把握說得很流利。現在回到鄉下,有時候我的舌頭就會突然打結,然後就跳出幾個粵語來,比如"仆街"二字是最容易跳出來的。總之,我是兩頭不到岸了。看似會四種語言(包括英語),其實都不精通,而且給人有忘本之嫌。

我以為今天去九龍鄧鏡波學校考中化口試的都應該是用普通話考的,但未進入該校之前我已經驗證了這是錯誤的想法。我從旺角坐28M小巴去鄧鏡波,在車上認識了一個也去鄧鏡波考試的朋友。我們的溝通一開始出現了點問題,我問他是否用普通話考,他回答我他是考中化。然後費了一番功夫總算搞清楚了。這位朋友說,他其實住得很近,靠走只需十幾分鐘時間,但還是坐小巴過來。他要是女孩子,我就會說,神推鬼磨讓我們相遇啊,看在上帝面上,我們談戀愛吧。由於我說這種話的時候,我那色迷迷的眼睛通常都會很配合,所以估計女孩子受不了,馬上就想和我去注冊結婚了,至少也會去開房吧。

這位朋友挺好相處的,他拿出書來看,也讓我看。多難得啊。後來因為他先去了一趟廁所,所以我想去廁所的時候,問他廁所在哪,他還親自送我到廁所。這樣的好人,真是沒得說了。不過我們始終沒有問對方的名字,這很不符合江湖規矩。江湖規矩是這樣的:抱拳,然後問,敢問兄臺貴性?對方也抱拳道,在下是女性,女扮男裝。

進了考場,我首先注意到的是有一位仁兄,看上去應該有三十多歲了,也是來考試的。我對這種人特別佩服,發自內心的,因為我覺得我到他這種年齡,就不敢來考了。別說如此,就算明年再考一次,我也怕勇氣不夠。我眼神掃了他的準考證一次,發現他好像只考中化一科。必須補充的是,他也是用普通話考。今天在我這個試場里,用普通話考的只有兩組,而我和那位仁兄并非同組。他先我後。

報到的時間是六點半,然後我們就這么坐著等,猶如等死。在這所坐落在天光道的中學里,等到天黑了,還沒到我們考。"天光道"這個路名真是暗含殺機,我悶得慌,就在想,不會等到天光才輪到我吧。然後我就開始打呵欠,昏昏欲睡。

我發現旁邊一位女孩子老轉過頭來看我,好像已經對我一見鐘情了。這并非我做夢,因為在我昏昏欲睡之前已經發現這個現象。最後我知道,她還和我同一組。如果她不是對我一見鐘情,那就一定是一個陰謀。在上戰場之前殺死敵人,無疑是一個無比奸詐狡猾之人才想得出來,歷史上能夠狡猾如斯的,大概只有陳奉京一人。但是女人想用眼神來迷惑我,沒那么容易。必須國色天香如欣美者。

我大概地看了在同一個考場的人。結論是,沒有美女。所以我可以安心地考試了。但是我不得不說,我開始昏昏欲睡了。這考試時間安排得真不好。還好意思安排在天光道考。

雖說沒有美女,但我還是發現了一個長得有點像尤納斯的女孩。可惜她只是有點像,如果是和尤納斯一樣貌美的,估計我考試的心思都全飛到她那里去了,考試也會手足無措,滿臉通紅猶如喝了酒的家洛。估計我還會迫不及待地和她交換電話。這位女孩和我同一組,她是一號,我是五號(壓軸)。在小組討論環節,我們都選擇了海豚。若論說服力,我應該強過她,幽默感就更不用說了,可惜幽默感不加分。但是說到發音,都不怎么好,我不是最好的,也不是最壞的,不過比我想象中差。我的普通話水平快趕上粵語了。

昨晚,雞和我開玩笑,說如果我用粵語考,她就可以少一個對手了。但是,無論普通話和粵語,分數應該還是在一塊計的。否則,有我在,對于用普通話考的同學太不公平了。其實,我也只是和您開個玩笑。我不敢對口試有很高的期望,合格就好了。我本來就不是喜歡說話的人,尤其在陌生人面前。媽媽教過,不要和陌生人說話。

考完,已經是八點多。天上飄起了毛毛雨。真性感。下次的中化考試,我還會碰到今天的對手。我對到時會有多少個考生坐在聖芳濟書院的禮堂很感興趣。興許連禮堂也不用開,開個教室給我們就夠了。

還有要補充的是,今天我沒有迷路。所以本文的題目改成《報告,沒有迷路》也成。

Technorati : 中化口試



陳牛 | 22-Mar-07 | 抽刀斷水 | (808 Reads)

我要寫的"垮掉的一代"不是二戰后美國出現的那一群人。在我還小的時候,我就聽過,80年代出生的人,會是垮掉的一代。80年代,也就是我們這一代。我在大陸的朋友這兩年來陸續畢業了,有一段時間他們似乎正在驗證著"垮掉的一代"。

上大學,曾經對于我們來說,只是逃避社會的一種方法。在某種意義上,學校是我們的樂園,盡管我們十分厭惡考試。上了大學,考試的壓力小了,但是就業的壓力來了。臀叔是這群哥們中最早畢業的。他讀書成績不好,但比我們懂得混江湖,人面廣。有一天,哥們幾個聊天,都說臀叔以後會是我們這群人之中最有作為的人。因為年輕的我們以為,社會就是一個江湖,明白了江湖也就明白了社會。但是我們忽略了我們的鄉下只是一個鼻屎般大小的江湖,用google衛星圖片看就是模模糊糊一片糨糊。在這個江湖中臀叔也許能混得比我們好,但出了這個江湖呢?我們不是坐井觀天,只是喜歡著我們那一片天,不愿長大。

臀叔在大學讀的是體育,出來能做什么?可以做體育老師。但是以他的學歷,要留在珠三角基本上沒可能,他過去的人面只屬于過去的那個江湖,對于他在外闖世界作用為零。後來他畢業了,就在就業問題上垮掉了。他像我一樣,讀了十幾年書,不會考試,也沒什么特長。搞體育的,不能進省隊、國家隊,也根本算不得特長。那些日子,說他游手好閑也不為過。從中學開始談的女朋友看到他一蹶不振,毫無斗志,終于忍無可忍和他分了手,另結新歡。他的女朋友就是靜,我在blog上寫過她。去年年尾,靜告訴我,她要結婚了,對象不是臀叔。再後來,聽說臀叔去搞貿易了,很少再聽到他的消息。靜也是。我不知道她是不是真的結婚了。靜雖是臀叔的女友,但當我聽到她結婚的消息,心里一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也許,我只能說,我們這群長不大的孩子,終究要長大,成家,立業。否則,死。

另一哥們,袁猴子,讀的是警校。他因為有關系,所以好像有一段時間可以去番禺一監獄里實習,做獄警。獄警可是撈油水的好地方。但是後來不知發生了什么事情,總之他并沒有在做獄警,而是過著類似流浪的生活。我經常去看他的日記,文字間對生活透著失望,不是普通的失望。袁猴子長得很帥,在學校的時候還很陽光,但是成績不好。如果說帥也算是一項特長的話,那我無法否定猴子他還是有特長的。他的一位中學時代的舊女友,雖然分手多年,但一直仍心屬他,關心他,只是到了去年好像也因為受不了他的頹廢,絕交了。這位女孩是陳純。她家境比我們之中任何一人都好,從小到大的生活很順利,因為有他父親的安排。雖然她成績也算不上很好,但她態度積極,比我們積極得多。這位千金小姐還像當年那樣,保持著她的陽光,對生活有期待。她,沒有垮掉。可是猴子,結束了他的流浪生活沒?

同樣沒有垮掉的還有另一位哥們,龍叔。龍叔是我們這一群人中最像書呆子的,但其實他不是,只是因為他成績好,而且保持住了。我們給他起花名,全是類似呆子這樣的。哥們幾個原本是寄望龍叔可以上重點大學的,但是他在高考時物理考失手了,總分只有六百多,離重點線還差了點。於是,他到了深圳大學。有意思的是,他報讀深大原是理科,但深大卻安排他到了法學院。據說理科競爭激烈,但龍叔的六百多分對深大來說還是很有吸引力的。臀叔、猴子、陳純當年都是讀文科的,但上了大學讀的都不是文科;龍叔當年是讀理科的,但上了大學也沒有讀理科。當年我們說臀叔將會是我們之中最有成就的,但就目前的情況看來,龍叔才是我們之中最有成就的。他,沒有垮掉。今年夏天,龍叔就畢業了。我希望他越來越好。

他們都畢業了,剩下我,還在為上大學苦惱。

Previous Nex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