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
陳牛 | 17-May-10 | 純屬瞎掰 | (158 Reads)

先說一個故事吧。民國時有一個土軍閥,只會舞刀弄槍和打炮,沒什麼文化。有一天他跑去視察學校,看到一群學生在打籃球,就怒斥陪同在旁的校長:給學校的撥款都打水漂了嗎?一群人搶一個球太丟大帥俺的面子了,叫娃娃都過來,一人發一個球,以後就別搶了。

(警告:以下內容請在家指引下閱讀)

此路前往普選

(photo:laihiu)

很多人說,5月16號這場選舉是浪費公帑,本來是可以避免的。這句話說到我心裏去了,但是我作為一個能獨立思考的人,又不能完全認同,為甚麼呢?因為不僅是這場補選,而是所有選舉都是可以避免的。

從一百多年前康有為那一代提出代議制來救國開始,就走錯了道路,幸好後來有共產黨撥亂反正,根本不玩這種浪費金錢的遊戲,才讓這個貧賤的民族逃過一劫,免於破產。說實話,有皇帝的時代真好,所有官員都由他欽定,所有事情都由他來敲定,多麼省時省力,而且還非常省錢。就拿現在的香港來說,搞這麼一次補選的費用平攤到每個市民身上要20多塊錢,天哪,是20多塊錢呀,雖然說我們已經是中國最富裕的城市,但是還有很多市民時薪還不到20元,所以對於把錢花在民主選舉上,我們怎麼能不心痛?香港真的要學習學習祖國,把這些冤枉錢省下來可以搞很多有意義的事,比如搞一屆世博,扶持一個政權(如金正日),等等。

有一位叫黃賢的人士說,辭職再選是議會制的一個重要手段,英國歷史上甚至有兩位首相曾積極推動。但是按照我們人民日報和廣大人民的看法,英美那些都是蠢人,不是中國和香港的榜樣。據說,2008年美國總統大選就花了好幾十億--當然比起我們建高鐵還是要便宜很多,但是如此巨額的選舉花費,還是充分證明了美國人比我們要傻得多。用本地的話來說就是:美國人都是「on膠膠」的--我覺得這樣還不夠,他們的花費是我們的幾十倍,所以「on膠膠」後面還要再乘幾十倍。

其實我在2005年時就已經對董建華的辭職甚為不滿,因為他一個人就引發了一場極為不必要的補選,還要勞師動眾浪費了800人的寶貴時間。要知道,那800人可不簡單,其中有些是大老闆,據說這些人明知自己掉了勞力士錶也不會去撿,因為他們計算過效率,他們彎腰去撿的時間已經能賺到買幾百個勞力士的錢了。把他們叫去投票,所造成的經濟損失,能計算嗎?一場選舉導致香港GDP下降了幾個點,這誰負責!董建華他一個人的腳痛算得了甚麼呢!他這個人不能顧全大局,這就是他只能當政協副主席的原因,要是他能堅持一下,政協主席都能當得上。

我曾經想過那800人應該縮減為9人,這九人分別是胡錦濤、溫家寶、吳邦國、賈慶林、李長春、習近平、李克強、賀國強和周永康(注:中央政治局9常委)--若我身在大陸就只能改成這麼寫:敏感詞、敏感詞、敏感詞、敏感詞、敏感詞、敏感詞、敏感詞、敏感詞和敏感詞。但是我後來一想,動用到這九常委造成的損失更大,全國14億人喝粥還是吃飯就靠這九人,香港一個小小地方的選舉都要麻煩他們,就太對不起全國人民了。

這次受一眾帶頭不投票的政府高官鼓舞,我在此提出我埋在心底多年的期望:從此,市民應該繼續杯葛任何選舉,直到香港政府有勇氣順應民意把民主制度取消為止。只有這樣,香港才有希望;只有這樣,政府才有永遠派不完的糖。(我一想到因為這次補選,我的口袋裡少了20多元,我就對發起此次補選的五個人咬牙切齒)

補充:這次選舉首次容許在囚人士投票,投票率竟高達五成,這說明甚麼?這說明只有壞人才喜歡投票,才喜歡浪費公帑。

[tags]五區公投,選舉,民主[/tags]


陳牛 | 15-May-10 | 純屬瞎掰 | (280 Reads)

要知道,大陸的網站別說繁體版,就連編碼都很多還是用的很不國際化的國標碼,所以有時還會遇到亂碼。但是,我今天才發現新浪微博原來居然有繁體中文的介面選項。由此看來,新浪微博真的是一個很有大中華視野的產品。

新浪微博繁體版

不過這個選項不在設置頁面,而是右下角,非常隱蔽,一般人不會發現--那麼我為甚麼會發現?不用我說你也知道,因為我是一個很不一般的人。

順帶一提:香港將有一個微博分享會,由亞當發起,twitter或新浪微博用戶皆可報名參加。

[tags]新浪微博[/tags]


陳牛 | 15-May-10 | 純屬瞎掰 | (66 Reads)

廁所男twitter

最初看到關於這件事的新聞標題,我以為有人發明出一個twitter的應用,是用來幫人如廁的。看下去才發現我錯了。其實在很久很久以前,twitter就出現過不少結合生活的有趣應用,比如用來澆花之類的--其實也不是很久,不過人間一日,網上已一年。

對於這則新聞,我的看法是:這其實可以是完全與twitter無關的事。老實說,我也實在看不出其中有多感人的地方。我是一個嚴肅的男人。

紙到用時方恨少,這位因為沒有手紙而「坐困愁城」的日本男子,在現實中真正缺的不是擦屁股的手紙,而是能幫自己逃離廁所的親朋好友,因為他第一時間想到的居然不是打電話給朋友求助,而是發tweet。作為一個毒男,我真的無法想像一個人居然可以「毒」到如此程度。當然,我不能否定發一條tweet可能比起一個個地打電話更方便,但他當時需要的不是網友,而是就在自己身邊最有可能趕來提供幫助的朋友啊。

他的問題最後怎麼解決呢?通過twitter上的不斷轉發,最後終於有人給他所在的商場打了個電話,然後由商場工作人員把紙送到了他的手上。多麼曲折迂迴的笨方法!這是一個科技使人更蠢的實在例子。這件事所謂感人之處,就是一群遍及世界而不曾謀面的網友,拯救了一個困在日本某個馬桶上的倒楣男子。超越國界的網絡,萬眾一心的拯救,這樣的故事不是已經聽了很多了嗎?對於媒體鋪天蓋地的報導,我感受到的其實是娛樂。

這件事對我只有兩點啟發:一,百萬富翁以後加一個錦囊--求助twitter友;二,商場的每個廁所門後必須提供該商場辦公室的電話。但是百萬富翁不是我的節目,我又沒有在商場工作,這兩點啟發對我也就沒什麼用處可言。

[tags]twitter[/tags]


陳牛 | 14-May-10 | 純屬瞎掰 | (135 Reads)

古人已明白人多的地方就免不了會有謠言。謠言之所以是謠言,是因為具有蔓延性,信的人越多就越像真的一樣,越像真的一樣就越多人信。古人早就意識到三個人除了可以三P,還足以造謠成虎,但謠言的影響受到了地域的限制。然而如今時代不同了,謠言的地域限制早就打破,而且facebook的用戶足足有四億之多。

三人成虎,除了說明謠言的威力,也說明了群眾的盲從。這種盲從在古代可以歸因於信息傳播渠道的缺乏,信息之真偽難以從各方面去進行驗證。如今信息傳播有了更多的渠道,按理說謠言也就更難站得住腳了,但是群盲卻沒有減輕,似乎更有增強的趨勢。懶於求證已經成為民眾的習性。facebook上的用戶更甚的是,他們多是情緒化的,相信自己的感覺多於相信事實。

facebook的出現,對於傳謠來說雖然在本質上沒有脫離三人成虎的模式,但是在具體操作上卻具有更大的便利性。在facebook上開個group只需隻言片語便可,加入也方便,輕按一下滑鼠就行,而那片言碎語馬上就出現在數百個朋友的news feed上,不管它是真是假。以前我們一直說的是「一傳十,十傳百」,現在要改一改,保守一點至少也是「一傳百,百傳萬」。我有個好友,平時滿嘴跑火車,幸好他在facebook上是沉默的人,否則真要被他搞得翻天覆地。

facebook上的眾多謠言之中最有趣的一種,是關於facebook本身的謠言,比如facebook收費謠言。

facebook收錢

按照「謠言=事情的重要性x模糊性」這個公式,這種謠言之所以屢試不爽,之所以令如此多人相信,其中一項重要的原因應該是facebook的運作對用戶來說太重要了,但是事情的模糊性卻說不上。比如這個謠言的來源(http://www.hkemax.com/viewthread.php?tid=75584),就沒有一個字說到要對普通用戶收費。就算有人在此群組裡上傳了澄清傳聞的報導,也阻止不了成員的迅速增長。人們依然是不斷地加入,在牆上留言表示憤怒,然後離開。上面的圖是幾天前截下來的,短短幾天時間下來群組的會員數已接近四十萬。

facebook收費2

當然,他們多半從此再也不會回來這個群組。各種群組滿天飛的結果是,上面提到的一些事看起來事態嚴重,但其實沒有一件是重要的。說到底,這只是一個躁狂的時代。所以就沒有必要寫一篇《警惕Facebook》的裝逼文字。

[tags]facebook,謠言[/tags]


陳牛 | 02-May-10 | 純屬瞎掰 | (241 Reads)

一直以來我深明一個道理:做人要有底褲,除此之外,更重要的是要有底線--以我的年紀,前半句可以說,後半句卻不適合,因為我太年輕,說出這樣的話給人一種以嫩賣老的感覺。但是對於近日的商台風波,我又確實想這樣對黃永說。

我以為,眾多職業中,賣身很難是一種愛好,多數是逼不得已。所以若非逼不得已,一個賣藝的人總不至於選擇賣身。對於把春宵時段整整四個小時賣給民建聯,商台創作總監黃永在他主持的節目中辯解說,這種做法和賣廣告時段給劉慧卿並無分別。我聽了,覺得該節目有改名字的必要,改成「在晴朗的一天亂噏」就名正言順了。賣廣告時段給政黨和賣節目給政黨,這兩者之間的分別,我認為比賣藝和賣身的分別還要大。

如果我們說商台被玷汙了,那就是我們的錯,畢竟這是兩情相悅的。但黃永說節目依然是編輯自主,就如妓女/男妓逢客便說自己仍是處子之身一樣。不同的是,驗證商台在做「十八仝人下天山」時是否保持編輯自主,絕對不需要脫褲子,只需要問一個簡單的問題:如果不是收了民建聯的「肉金」,主持還會是民建聯的那幾個人嗎?

見錢眼開不是問題,但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像商台的作法,就不僅是上面的眼開,下面的眼也開了,那隻眼我們通常稱之為屁眼,眾所周知的是屁眼對黃金天生有好感。屁眼原來的作用主要是出,後來又增加了入的用法,據說也不錯。商台的見錢「眼」開,就是拿其屁眼作入的用途。整件事我們可以用一句話來描述:商台被民建聯爆菊花了,但商台是自願的。當然商台也可以學鳴人說:這就是我的忍道。我粵語不好,常常說成「這就是我的陰道」。

我之所以鄙視商台,並不是因為它喜歡被爆菊花--喜歡被爆菊花應該當作一種自由;而是因為它把自己賣身的行為說成是賣藝,他說自己不是被嫖而是在援交--並且鄭重地解釋說援交和被嫖很不同,因為援交是有愛的。

商業社會,只要不犯法,甚麼都可以拿來賣,鹹鴨蛋可賣,貞操也可賣,但我認為至少有以下幾種物品是絕不能標價的:友情、愛情、自由、尊嚴和靈魂。商台賣的只是一個節目嗎?

[tags]商台,民建聯,媒體[/tags]


陳牛 | 26-Apr-10 | 純屬瞎掰 | (167 Reads)

好奇心對於人類來說非常重要。人有好奇心實在太美好了,人類所有的發明,人類的進步幾乎都是因為好奇心。但這樣說就忽略了好奇心的另一面--它的危險性。

知道得越多也就越無知--這句話道出了人類的好奇心如慾望一般,是永遠餵不飽的怪物。慾望會膨脹,好奇心也會,要滿足慾望就要不斷地去索取甚至掠奪,而要滿足好奇心就要不斷地去探求,探求的路上總是機關重重,充滿危險--但人往往就是這樣,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慾望和好奇心都是動物本能,只要一天還是個人就擺不脫慾望和好奇心。也就是說,人只有到死的一刻,才能徹底擺脫好奇心帶來的危險,但死了,這也已經不重要。

如果要說是甚麼殺死了《影子滅殺令》的主角,我會說是他的好奇心。

其實好奇心所帶來的危險跟社會的開放程度有關。一個社會封閉,就是因為有太多不可讓人知道的祕密。總體來說,人類社會已經越來越開放,在一個正常的現代化國家,任何人應該都不會再因為知道得太多而突然人間蒸發。但還是有一些地方至今仍會發生這樣的事,有些笑話在這些地方真實得很難只當作笑話。

你知道得太多

(網絡圖片)

《影子滅殺令》的主角正是死於他知道得太多。對於一個拿錢幫人寫自傳的代筆,政治上的真相本來是不重要的,但出於好奇心,他竟然追查下去了。

整部電影的色調非常黑暗,但真正黑暗的地方拍出來的電影卻從來都是一片光明--在那種地方,你只要說得出「黑暗」兩個字已表示你知道得太多,說不定哪天你就消失了。

除了這些,還想說些別的。

一,政治是骯髒的,這部電影裡就沒有一個政治人物是乾淨的,前英國首相可能算是最乾淨的了--說到底他只是受了女人的擺佈,他也玩不過他的政敵。

二,中國每個朝代的興衰史,衰的那一部分往往都與女人有重大關係。男人書寫的歷史都是紅顏禍水。看完這部電影的感受是,原來外國人也來這一套。

三,對那些半夜突然爬到你床上的女人,要保持警惕。這種女人很可能是女特務。

四,政客最好的死法,看來還是死在反對者的槍下:死前人人咒罵,死後連政敵都要反過來讚美他。

這部電影看是還可以看看,但男主角也實在蠢透了。我以為一個人的好奇心總是和他的警惕性成正比的,但男主角卻不是。他最後猜出了誰是CIA安排在英國政府的特工,卻生怕對方不知道似的,馬上傳了張字條給對方,離去前還得意洋洋地向對方敬酒,然後又走到路中間等車來撞--這種種舉動都表明他活得不耐煩了,CIA要是不搞死他也太對不住他了。一個稍微有點腦子的,在掌握了如此重大的政治陰謀的真相時,肯定都會小心翼翼,先跑得遠遠的藏起來再作下一步打算也不遲。所以他死真是活該。當然,在現實中,我並不希望有人因為蠢而死掉。

[tags]電影[/tags]


Previous Next